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118kj手机看开奖 > 正文阅读

智能制造之路绝非坦途 国有科企理应担当有为

发表日期:2019-07-02 09:09  作者:admin  浏览:

  机械总院集团董事长王德成视察体验验证中心3D打印实验室。江苏长江智能制造研究院/供图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王晓涛要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就要啃硬骨头。中国工程院院士刘韵洁就曾直言不讳地说:“我们专家都不知道工业互联网应该怎么搞?有的人觉得很容易,其实面临的挑战非常艰巨。”显然,在工业制造领域,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是支撑未来制造企业发展的关键技术,与其相关的技术验证和认证工作也是指导企业发展智能制造的一个重要环节。苏南是我国制造业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而坐落在常州市的江苏长江智能制造研究院(以下简称“长江智能研究院”)所要打造的,正是智能制造领域体验验证的实验平台。1月25日,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专访时,除了谈到智能制造特别是工业互联网发展所面临的困难和障碍,北京机械工业自动化研究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自所”)副总经理、长江智能研究院总经理刘波不止一次强调:北自所具有60多年的历史,与智能制造系统集成相关的专业齐全,作为一家国有科技企业,完全能够担当起智能制造支撑单位的重任。智能制造领域的一次强强联合据了解,长江智能研究院成立于2016年12月,由北自所联合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集团)有限公司、南京埃斯顿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南京简睿捷软件开发有限公司和常州瑞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单位共同投资创立,其中,北自所是最大的股东单位,占有长江智能研究院5000万元注册资金的60%。“埃斯顿是做机器人装备的,上海电器科学研究所擅长检测,而我们则是综合性比较强。”在刘波看来,这显然是一次强强联合。5家在智能制造不同领域处于领先水平的企业走到一起,主要就是为了建设国家智能化系统集成应用体验验证中心项目(以下简称“智能系统验证中心”)。据刘波介绍,该项目总投资5.3亿元,是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的有关要求确定的,建成后的验证中心将成为国家智能制造技术的展示平台、智能制造的技术创新平台、国产智能产品的推广平台、中小企业技术发展的助推平台、典型行业示范中心、智能制造标准研究中心和智能制造技术的国际交流合作平台。据了解,去年5月,国务院原副总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到北自所常州基地考察调研时,对北自所在智能制造领域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他表示,北自所作为中央大型科技型企业,在智能制造转型升级过程中要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开放包容地联合更多的国内外优秀企业,攻坚克难,做好国家智能化系统集成应用体验验证平台项目。刘波对记者透露,“今年要成立中机智能制造认证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中国智能制造要用中国造据了解,智能系统验证中心除了指导国内企业进行智能制造改造、培训智能制造人才外,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通过对比实验,促进智能制造装备国产核心装备和关键零部件的推广应用。“智能制造装备中有多少核心装备是我们自己的呢?”刘波感慨说,“PLC控制器相当于智能生产线的大脑,小型产品中外企业平分秋色,但中大型产品70%~80%掌握在西门子等外国企业手里。”事实上,正如多年前的中国软件产业一样,国产装备在发展中也面临着缺乏实际应用的困难。刘波强调:“智能制造的装备,包括变频器、控制器、机器人、专用机床等,以及CAD(计算机辅助设计)、CAM(计算辅助制造)等工业应用软件,都需要通过不断使用发现问题,并将问题反馈给制造厂家,厂家再做进一步的完善。”例如,当年我国某重大项目选用了国外企业的大型仿真设计系统,就在使用中提出了上千条修改意见,使其最终得以完善。刘波认为,要让中国企业喜欢使用国产装备,没有国产化战略显然是不行的。“智能系统验证中心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对外国和国产的零部件、装备做对比实验。我们每年在冶金、建材、船舶、医药、轨道交通领域都有项目,工程案例特别多,积累了很多机器人、PLC等方面的数据,加上上海电科所的检测,可以将应用实践与检测相结合,从而得出一定的验证结论。”他对记者说,“如果自主品牌的可控性和各项指标不错,性能甚至比外国的还好,我们可以给出类似背书的验证结论,并且负起相应的责任”。必须承认,一度盛行的“拿来主义”,导致我们的制造装备和工业软件在一些方面非常依赖于外国企业,制约了国内相关企业的发展,结果是进一步落后,更加受制于人。长江智能研究院智能系统验证中心的建设,就是为改变这一状况进行的积极探索。“我们希望利用智能系统验证中心的平台,通过对中外设备做对比实验得出实验数据,推动自主品牌装备的发展。”刘波说。工业互联网不能操之过急智能制造依赖于企业的自动化、数字化、网络化建设,而真正的智能制造最终不能脱离工业互联网的支持,但由于涉及企业生产数据等敏感信息,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建设绝非坦途。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流程性企业,让其开放比较难,特别是一些化工企业,实际上会涉及到很多工业参数、工业配方的核心机密,让企业开放数据非常困难。而离散性制造同样如此,例如,海尔集团的COSMOPlat平台是国内较为成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但其覆盖范围在家电行业除了海尔自身外,鲜见其他知名家电企业,相反倒是开始向服装和房车等行业延伸。同样,三一重工的数根互联重点挖掘远程设备监控,但所联网的工程机械设备主要还是三一自己生产的。“在同业竞争和数据安全不能保证的情况下,让企业上公有云面临很大障碍。”刘波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还是要先把内部建设好,确保企业实现信息化沟通畅通。”他建议,工业云平台的建设采取“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的方式,逐步从个性到共性,再从共性指导个性的方式来发展,这样更符合企业的实际。具体来说就是企业根据自己智能制造的发展需要,首先建设自己内部的私有云,贯通自己内部制造的各环节及与合作伙伴的互联互通,然后由企业与行业协会共同协商,将其中的共性数据开放给行业协会的平台,行业协会进行大数据分析后将有关的数据上报国家共性云平台或提供给企业使用。在刘波看来,可以通过工业互联网实现同行业的原材料规模化集中采购,从而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此外,也可以向企业生产链条的上下游拓展,如开展设备金融租赁,或通过监测企业采购订单的信息确定企业的贷款信用级别,或像美国最大的农用机械公司约翰·迪尔那样,将大量的信息采集点设在农田里,通过采集水、温度、光照等数据提高农业生产的科技水平。据介绍,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司的指导下,国家信息中心、北自所等单位联合编制了《智能制造发展水平评价规范(V1.0)》,长江智能制造研究院又据此制定了纺织业的智能制造认证评价体系,未来还会针对船舶、轨道交通等不同行业制定更多的行业智能制造认证评价体系。“按照评价规范,每个指标由低到高分为五个等级。我们在常州、青岛、重庆璧山调查发现,许多企业连二级都达不到。”刘波说,显然,实现智能制造并非易事,要走的路还很长。

Power by DedeCms